未來(lái)貨幣政策框架雛形已現 更加注重發(fā)揮利率調控作用
2024-06-27 10:35:39來(lái)源:中國證券網(wǎng)
分享到:

  轉型大幕將啟,未來(lái)貨幣政策框架已勾勒出雛形。中國人民銀行行長(cháng)潘功勝日前在2024陸家嘴論壇上介紹了未來(lái)貨幣政策框架,提出“優(yōu)化貨幣政策調控的中間變量,逐步淡化對數量目標的關(guān)注”“更加注重發(fā)揮利率調控的作用”等重要構想。

  分析人士認為,這意味著(zhù)我國未來(lái)的貨幣政策,將從數量型和價(jià)格型調控并行,轉向以?xún)r(jià)格型調控為主,而這也是現代貨幣政策框架的重要標志。未來(lái),貨幣政策傳導效率更高,金融資源配置更高效。但由于貨幣政策轉型并非一蹴而就,數量型和價(jià)格型調控并行還將持續一段時(shí)間。

  目前我國采用數量型和價(jià)格型調控并行的辦法

  保持幣值穩定,并以此促進(jìn)經(jīng)濟增長(cháng),是我國貨幣政策的最終目標。為實(shí)現這個(gè)最終目標,貨幣政策需要關(guān)注和調控中間變量。

  “貨幣政策調控框架的核心要素包括貨幣政策目標、貨幣政策傳導機制、貨幣政策工具?!闭闵套C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師覃漢表示,貨幣政策目標又包括操作目標、中介目標(中間變量)和最終目標。

  根據操作目標和中介目標的不同,貨幣政策調控分為數量型調控和價(jià)格型調控。其中,數量型調控,以貨幣供應量等數量指標作為中介目標,通過(guò)調控貨幣數量來(lái)實(shí)現最終目標;價(jià)格型調控,以利率等作為中介目標,通過(guò)調節利率來(lái)實(shí)現最終目標。

  當前,主要發(fā)達經(jīng)濟體央行大多以?xún)r(jià)格型調控為主,而我國采用數量型和價(jià)格型調控并行的辦法。

  中信證券首席經(jīng)濟學(xué)家明明表示,在20世紀80年代到90年代,美、歐、日都曾因金融市場(chǎng)發(fā)展、經(jīng)濟現代化程度提高出現過(guò)金融脫媒加速的情況,以及數量目標的可控性、可測性、與實(shí)體經(jīng)濟相關(guān)性下降的過(guò)程。目前,美、歐、日央行已逐步淡化數量中介目標,并轉向了價(jià)格型調控。

  “美聯(lián)儲的貨幣政策調控史,是一個(gè)從數量型調控向價(jià)格型調控轉變、貨幣政策目標逐步精簡(jiǎn)、貨幣政策工具箱逐步充實(shí)的歷史?!瘪麧h說(shuō),比如美國的貨幣政策核心是,通過(guò)調降目標利率,影響貨幣和債券收益率,進(jìn)而影響總需求。

  “我國貨幣政策框架轉型大致可以分為兩步?!碧祜L(fēng)證券首席宏觀(guān)分析師宋雪濤判斷,第一步是從數量型調控轉向數量型和價(jià)格型調控并行,第二步是進(jìn)一步轉向價(jià)格型調控,逐漸淡化數量型調控。我國貨幣政策框架轉型正邁向第二步。

  轉向高質(zhì)量發(fā)展階段應淡化金融總量目標

  淡化數量目標,與我國所處的宏觀(guān)經(jīng)濟環(huán)境息息相關(guān)。分析人士認為,我國經(jīng)濟正由高速增長(cháng)階段轉向高質(zhì)量發(fā)展階段,應摒棄“規模情結”,淡化金融總量目標。

  首先,我國宏觀(guān)金融總量規模已經(jīng)很大,金融總量指標增長(cháng)放緩是正?,F象;其次,房地產(chǎn)和政府融資平臺等傳統動(dòng)能領(lǐng)域融資需求下降,新動(dòng)能領(lǐng)域要先填補“缺口”,才能帶動(dòng)金融總量增長(cháng),信貸增長(cháng)也存在換擋減速過(guò)程;再其次,為提升金融資源效率,一段時(shí)間以來(lái),防止資金空轉等“擠水分”的舉措增多,金融總量增速也會(huì )有所回落;最后,我國金融規模指標與經(jīng)濟發(fā)展的相關(guān)性減弱,未來(lái)經(jīng)濟社會(huì )高質(zhì)量發(fā)展,不再依賴(lài)于信貸規模的高速擴張。

  “貨幣政策逐漸淡化數量目標,主要是基于經(jīng)濟轉型的宏觀(guān)背景?!敝薪鸸狙芯坎裤y行業(yè)分析師林英奇表示,在經(jīng)濟轉型背景下,過(guò)度追求信貸增長(cháng)可能導致資金空轉套利、銀行息差和資本壓力、存貸款在特定時(shí)點(diǎn)波動(dòng)加大等問(wèn)題。

  中國銀行研究院研究員梁斯表示,當前,宏觀(guān)調控政策在助力規模穩定增長(cháng)的同時(shí),更需考慮增長(cháng)的效率和質(zhì)量,引導金融資源更高效配置。與數量型調控相比,價(jià)格型調控更有利于引導資金供求和資源配置的方向。近年來(lái),我國也在加速推進(jìn)完善價(jià)格型調控框架,更好發(fā)揮利率在金融資源配置中的作用。

  我國貨幣政策將轉向以?xún)r(jià)格型調控為主

  展望未來(lái),潘功勝提出,可以繼續優(yōu)化貨幣政策中間變量,逐步淡化對數量目標的關(guān)注;把金融總量更多作為觀(guān)測性、參考性、預期性的指標,更加注重發(fā)揮利率調控的作用。

  分析人士認為,這意味著(zhù)我國未來(lái)的貨幣政策,將從數量型和價(jià)格型調控并行,轉向以?xún)r(jià)格型調控為主。也就是說(shuō),相對于過(guò)去以廣義貨幣、社會(huì )融資規模、信貸等規模指標為中介目標,貨幣政策將更多以利率為中介目標,通過(guò)調節利率進(jìn)行貨幣政策調控。

  明明判斷,貨幣政策將更加注重利率對經(jīng)濟的調節作用,而不是單純依賴(lài)貨幣供應量的增減。而通過(guò)優(yōu)化貨幣政策調控中間變量,總量工具的運用或將更為穩健。

  “走向價(jià)格目標主導,意味著(zhù)資金價(jià)格更多由市場(chǎng)供需決定,放松數量目標要求有助于從根源上減少局部存貸利差倒掛導致的資金空轉現象?!绷钟⑵姹硎?。

  由于貨幣政策轉型并非一蹴而就,數量型和價(jià)格型調控并行還將持續一段時(shí)間。梁斯建議,在推動(dòng)構建價(jià)格型調控框架的過(guò)程中,需要同步發(fā)揮好數量型調控框架的作用。同時(shí),根據經(jīng)濟發(fā)展需要,不斷完善優(yōu)化二者之間的關(guān)系,合理使用貨幣政策調控手段。


中方信富公眾號
更多資訊關(guān)注
中方信富公眾號